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淡人生

享受人生的平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老人与故乡---2015-08-19  

2016-12-09 15:30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老人与故乡---2015-08-19 - Koala - 见闻,评论,感悟分享

 【原创】老人与故乡---2015-08-19 - Koala - 见闻,评论,感悟分享

【原创】老人与故乡---2015-08-19 - Koala - 见闻,评论,感悟分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)

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人与故乡

   

    在美国渡假期间,遇到一位华裔老人,他来美国已逾四十年;每每交谈,他总是滔滔不绝地述说在中国故乡的往事,说那石桥,说那石磨,说那老柳树......这是一位老人与他的故乡的故事。   

    这也是一位老人的故事:他是老渔夫,大海是他的故乡,他已风烛残年。这位老人,一连八十四天都没有钓到一条鱼,但他仍不肯认输,终于在第八十五天钓到一条身长十八英尺,体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。经过与大鱼搏斗,与鲨鱼的搏斗,最终,老人筋疲力尽地拖回一副鱼骨头。老人已在那片海上生活了几十年;此时,他回到家躺在床上,面对现实,只能从梦中去寻回那往日在海上生活的美好岁月。这篇故事就是海明威的名著《老人与海》。

    故乡,承载着老人的美好记忆,可以让老人忘却残酷的已力不从心的现实。

  

    此时,我想起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唐诗和其作者----

    他垂垂老矣,因病而觉精神恍惚,于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上疏唐玄宗皇帝,请度为道士,求还乡里,舍本乡宅为观,求周宫湖数顷为放生池。唐玄宗下诏准之,并赐镜湖及御制诗,皇太子率百官为其还乡饯行。

    他回到故乡山阴五云门外“道士庄”,住“千秋观”,建一“曲亭”以自娱。

    其间,他写下《回乡偶卷》两首诗,记述他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心情:

       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消磨。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。”

    当年,他风华正茂,离开家园,谋求仕途;而今,回到故乡时却已经两鬓苍苍。虽镜湖之水依旧,但家乡的孩童却把他当成外乡客。面对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,这一切怎能不让他伤怀。

    时光易逝,世事沧桑,弹指间的感慨在朴素无华的语言中自然地抒发出来,为故乡所承载。

    其两首诗作,当即为世人争相传诵。未几,他病逝,享年八十六岁。

    他就是唐朝著名诗人贺知章。

   

    故乡,在老人心中占有如此大的份量,是因为那里曾是他们风华正茂、意气风发之地;故乡,不仅是生养休憩之地,还关乎心灵,是老人的精神家园,是往日美好的记忆的载体。因此,老人们对家乡里的处处都是怜惜的,他们既是传承者,也是坚守者。

    故乡,因他们而完满,而厚重,而存留致远。

    他们,因故乡承载他们的美好记忆而忘却现实的残酷。

    老人说,故乡那座石桥,已经很老很老了,老到老人的祖父的祖父也说不清它的来历。

  那年兴修水利,上级来人围着它转了一圈,认为,这桥已老化得成了一个隐患,得炸掉它,修一座新的。

  老人说,有了这个村子,就有了这座桥,这是谁都知道的。如果这村子是一个身体,这桥就是这身体上的一个部件,一如人,手脚齐全着,才活得健旺,一旦缺少了什么,就残疾了。这桥能立到今天,说明老天爷的生辰册子上已经写上了它的名字,作为地上的人,你哪有资格勾去?执意要勾,是要遭天谴的。

  老人说,我放了一辈子羊,每天都赶着羊从它身上过。我昨天问了问我的那些羊,人家要炸石桥了,你们同意不同意呢?这些羊“咩咩”地叫成一片;都哭了。为什么呢?羊的记性赖,一旦把桥炸了,它们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

  老人说,那盘老石磨。虽然已吃上了精米、白面,早已搁置不用了,但依旧要保留在原处,不许拆除。因为它见证着丰年之乐、饥年之痛,让家乡人更珍惜眼下的幸福日子。

    老人说,村东的那棵老柳树。虽已老得只剩下躯干和几处腋芽,但依旧不能砍,因为它上面曾挂过用铸铁做成的钟。钟声一响,村里人蜂拥而出,或聚众抗击日本鬼子,或相约出工;战斗与生产,留下了许多故事。也是因为出行归来,第一眼望到的就是它的枝杈,一旦望到,就有了到家的感觉。

  老人说,村西那口老井。虽已在别处开凿了一口深井,管道入户,不再到老井那里汲水了,但它依旧是井栏洁净,不染纤尘。不仅因为它是曾经的生命源泉,也是因为它让人心安妥---- 无论雨水丰沛,还是连年久早,井里的水位总是保持在一个固定位置,不溢、不涸,给人以希望,让人们有了一种生活信念,面对富与贫,有了从容淡定、不浮不躁的心境。

  

    故乡无言,而老人们却有口碑。正是老人对故乡意义、故乡伦理最深情的阐释,才使故乡的血液化成了后人的脉搏,对他们的人格形成和人生走向,产生了绵长而深刻的影响。

    比如,深山的阴处有一种植物,叫“山海棠”。即便生在僻处,无人观赏,可它依旧是一丝不苟地向上挺拔了枝叶,开出鲜艳欲滴的花朵。

    老人说:“年轻人看重功名,内心浮躁,不知人间真相。在山海棠那里,它只按自己的心性而活,生为花朵,就要往好里开,至于能不能被人看见、被人夸奖,它从来都不会去想。可是,一旦有人走到它跟前,它的俊相就会烫了这人的眼睛,让人从心底里生出敬意。这叫什么?这叫自尊自重。”

    老人又说:“在故乡中谁最受人尊敬?不是那些村官,不是那些新贵,是一家很穷的女人。她屋里只有一盘土炕、两只矮柜。可是进到她的屋里,就再也不敢造次了。炕上的几床土布被褥叠得整整齐齐,矮柜上的家什放得规规矩矩,脚下的石板地擦得光光亮亮,穷,却穷得清清爽爽。如果你脚上有土,都不好意思迈进去,得在门槛上蹭一蹭;如果你嘴里有口老痰,绝不敢像在别人家那样随口就吐了,得忍到出了她家的门庭。在她家里,你会感到,穷得清爽就贵了,就没人敢轻贱。”

 

    这是为什么呢?

  有一篇《树诔》的散文,说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这篇文章写的是作者一次回家省亲,发现村口的一棵老绒花树被人砍了的感觉。他突然就生出一种莫名的忧伤,觉得砍掉的不仅仅是一棵生物意义上的树,而是砍断了对故乡记忆的链条。原来在感情的深处,这棵老树不只是一棵树,更是家乡的象征。他于是发出很深的感慨:这棵老树是我的一个亲人,是亲情的一部分;这样一个连着我根脉的亲人失去了,故乡的梦也就残损了,家乡也就不成其为家乡了。

 

    回溯种种,不禁感到,对故乡的深情,正在于它那贫瘠的土壤上,不仅生长出足可以让人活命的大豆、高粱、小麦、稻米,而且供奉出了足可以抗拒外界诱惑而不迷失自我的大地道德。正如康德所说,我心中最敬畏的是两样东西:天上的星辰、大地上的道德。

    因此,故乡对于人们,如这位久居美国的老人,其重要性就在于,它是一个人心智、情感、人性和伦理观念形成的起点,是立人的基础,一如大树没有茁壮的根须就会倾覆,大楼没有牢固的根基就会倒塌。有了可靠的基础,任风吹雨打、沧桑变幻,内心的价值取向和做人的骨架,是不会被撼动的。

 

  人生渐老,方知是非、深浅、痛痒,这是岁月深处的道理。有什么样的故乡,就会走出什么样的人。
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